主页 > T级生活 >火箭古拉舌战国阵南利‧讥两颗臭蛋视为金蛋 >

火箭古拉舌战国阵南利‧讥两颗臭蛋视为金蛋

2020-07-22 | 浏览: 9516
火箭古拉舌战国阵南利‧讥两颗臭蛋视为金蛋(吉隆坡)在霹雳州政治局势乱七八糟,“双包”州政府问题悬而未决之际,前霹雳州务大臣丹斯里南利雅与民主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进行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朝野辩论战。南利坚称,一个少数议席的政府从来都无法生存;古拉则指责国阵没有君子风度,不能接受选民的委托,用不道德的手段夺取霹州的政权。68岁的南利与52岁的古拉都是霹雳州子民,所以对霹雳州的政治风云颇有感触。在这项《新海峡时报》撮合的访谈中,古拉以民联现任领袖的身份负责发问,南利则以前霹雳州务大臣的身份作答。南利坦承,国阵通过民联议员脱党及亲国阵的行动,进而达致成立新州政府的目标,并不是最好的方式,而且“看来不好看”。不过,南利反问古拉:“那一个没有掌权的政党,在获得退党赋予的权力后,会拒绝这样做?我不认为会有任何政党拒绝。”不民主夺政坚持没错古拉说,国阵拉拢的其中两位民联议员查马鲁丁和莫哈末奥斯曼,被国阵指控贪污的罪名未除,连前首相敦马哈迪都谴责国阵把两颗“臭蛋”拉进来;这说明民联的两颗“臭蛋”,在国阵的眼里却是“金蛋”。南利反驳:“对他们来说,他们不是臭蛋,他们退党的理由是有根据的,所以国阵接受他们。谁会不要呢?我是说,如果你为权力斗争了二三十年,当你获得如此的权力,你会不会去夺取?”古拉认为,国阵是以不民主的方式夺取政权,而且做法大错特错。南利再次坚持立场,“这没有错,只是没有以好的方式成立政府,但我不认为是不道德的。”无需选举可成立政府对南利声称“少数议席的政府无法生存”的论调,古拉反问:“你有去尝试吗?我们应该依循民主的程序,由选民来决定。”南利说,他相信霹雳州苏丹阿兹兰沙依据宪法作出正确的决定,只要国阵获得多数议席,就可以成立政府,而失去信任的霹雳州民联大臣拿督斯里尼查和民联州行政议员应该辞职。“这不是要不要解散州议会的问题,而是一个少数议席的政府,却向苏丹寻求解散州议会。这个要求被拒绝,是因为一个政府可以在不需要选举的情况下成立。”国阵获多数议席苏丹才拒解散议会前霹雳州务大臣南利雅说,在一般的情况下,苏丹不会拒绝解散州议会的要求,但霹雳州事件则不一样,由于国阵获得多数议席,所以霹雳州苏丹阿兹兰沙拒绝这样做。“在这种情况下,苏丹有责任委任州务大臣及州行政议员,以运作州议会。当你可以组织政府时,又何必重新选举,由选民来决定政府?”对此,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反问:“那3人(前民联的州议员)已经自动辞职,并提呈信件给议长,证明3人出局了,所以国阵和民联是打平,28对28。在平局的情况下,你如何去组织政府?”南利不表认同,他认为这3名议员已表态亲国阵,而苏丹也亲自进行详细的研究,而不只是听取国阵的说词。前大臣:特权委会无权处置赞比里6议员对霹雳州民联政府特权委员会召开听证会,阻止霹雳州国阵政府的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和6名州行政议员进入州议会,前霹雳州务大臣南利雅认为,特权委员会不应该把赞比里等人“拖下水”,因为他们的受委并不在其权力的範围。他说,赞比里等人是苏丹根据宪法委任,过程中没有不规矩或错误之处,所以霹雳州民联政府特权委员会无权处置他们。“特权委会的决定是无效的,这项决定必须由州议会通过后,才能生效,目前只处于纯理论状态。”民主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说,在议会常规下,议长在听取投报后,就可以展开调查。“议长执行其权力,在聆听投报后,就可以作出决定。据我了解,议长的决定是最后的决定,只能在州议会通过实质性的动议进行挑战。”他强调,议长的决定不能在法庭或动用法律作出挑战。闪电选举篇(古:古拉;南:南利)选举花钱费力古:选民作出显着的决定,在308全国大选,54%的霹雳州选民投民联,国阵只获得46%选票,如果国阵夺取政权,难道你不认为国阵应该说“好吧,我们展现绅士风度,让群众和选民决定。”为何国阵不愿意接受,为何国阵害怕?南:如果朝野政党通过选举展开激烈斗争,就要消耗两週或更久的时间,花钱又花费精神,但当你可以通过退党来换政府,我认为这也是合法的。虽然不是最好的方法,但也是合法的。不想超越界限古:难道你不认同,现在举行闪电选举并不会太迟,而赞比里和尼查都会同意,让选民决定政府吗?南:我不想超越界限,这只会造成推测而没有了谈论的界线。霹雳苏丹已经执行了权力,你认为在就职典礼当天,那些示威抗议他及阻碍道路的人,又做对了吗?这是很严重的事情。“青蛙”议员篇跳槽没不道德古:除了魔力的现象,大马从来没有试过州行政议员退党及亲他党。他们当初在大选上阵挑战国阵,因为秉持特定的原则和信仰,把国阵视为他们的主要敌人;突然之间,一两个退党导致政府都垮掉,甚幺原则都不重要了,他们可以跳着说“我可以和敌人睡觉”,这怎幺说?南:我不认为是不道德,因为民联也接受那沙鲁丁(巫统波达区州议员),如果他是一个关键因素,民联会以一席之差组织政府,民联既然可以接受那沙鲁丁,又何来道不道德的说词?“菜鸟”有理由跳古:不能以那沙鲁丁的事件相提并论,他加入民联时,自称“我失去了信心,我不要留在巫统了”。在跳槽前,他先向波达选民说“我要退党”。过后,他在波达举行的万人聚会上,于安华和民联领袖的面前向选民解释他跳槽的原因。至于那3个人(跳槽的民联州议员),从来没有露面,连影子都不见,所以我说有分别。南:当一个议员退党,我同意是一种背叛别人寄托的做法,但你选择一个候选人,尤其是一个受欢迎的候选人,选民是选他的人,而不是选他的政党,可以说70%是基于他的声望因素,只有30%是他的政党因素。当他退党,不会有很多人认为受到背叛,因为他拥有声望,选民都会跟着他走。至于那些“菜鸟”,对选民来说是选党比选候选人本身更重要,当他们跳槽,大多数人会觉得被出卖。这是有很多原因的,他跳,另两人也可能跳,我听说他们对领导层心碎,所以有理由跳。古拉年龄:52岁职位:怡保西区国会议员、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执业律师丹斯里南利雅年龄:68岁职位:前霹雳州务大臣(1983-1999)、前国会下议院议长(2004-2008)学历: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女皇大学法律系‧2009.02.21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

申博太阳城_mg电子游戏网站注册送55网址|提供更便捷网站|日常便民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优德88官方网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4001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