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泰生活 >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

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2020-07-27 | 浏览: 3487
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苏智鑫摄)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排队飞髮——Polly说以前围村小巷充满人情味,生活没有闷这回事;走路时会有村民跟你谈话,又可在小巷乘凉,看围村人线面和飞髮。(苏智鑫摄)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吉庆围村——Polly靠在吉庆围门边,说这裏昔日游客不绝:「那时中国尚未开放门户,游客本着『看不到北京的Great Wall,至少可看到walled village』,这个walled village,就是锦田吉庆围。」(苏智鑫摄)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阿奶 档口坐镇——1960至80年代吉庆围门前这纪念品档,由 Polly阿奶(阿妈)看档,全盛时期一天有数千名游客,所以放学来帮手的Polly和兄弟姊妹,个个都懂几句法、日、英、德语。(受访者提供)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饭桶 传承记忆——Polly笔下的围村传统饭桶。以前围村的日用物大多以木和石製成,几代人相传下来,留下生活痕迹和故事;相比起来,今天的物品得来容易,大家会追求新款,或许没留下感情和记忆就已扔弃。(苏智鑫摄)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石磨 积累情感——围村昔日家家户户都有大小的石磨,大的磨穀,小的磨豆。「看得见的记忆」项目总监吴靖雯说,Polly画的每一件器物都取材自生活,都可道出看不见的记忆与情感。(苏智鑫摄)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离乡做model 回乡做画家 邓锦群画笔留住围村点滴

邓锦群,来自新界围村吉庆围,1970年代开始做天桥模特儿,23岁从围村出嫁旺角,还惹来BBC记者拍摄婚礼。10多年前,她回到围村生活,有天热闹的打醮人潮散去,饭桌只余下自酌的父亲,她拿起水彩一点一滴记录下来,自此便停不了绘画围村生活。

邓锦群,英文名Polly,村裏另有外号「三鸡」,不期然叫人想起「山鸡哥」,但她的外号真的和吃的切鸡有关。原来阿妈生5女3男,大女长得又白又滑,村民就叫她龙岗鸡;二女三女……就叫二鸡三鸡。

我们的城市,有很多看得见的记忆,盛载在生活裏,也盛载在器物和建筑裏。围村长大的邓锦群,由学校开始忆起,「我们早上是一大班细路一起上学,都读同一间乡村小学蒙养公校(锦田公立蒙养学校,1926年建校),小朋友放学都唔读书,成班去玩。过节热闹到不得了,在围村长大,是上天的恩赐,真是福气」!

Polly这天带我们入吉庆围,在围村走走,就见村民和她打招呼;「早晨,三鸡,今日有人影你相(指记者)!」吉庆围今天仍保留完整的围墙,围墙已有500年历史,但围内已不复三鸡小时候的模样,没几家传统老房。Polly带我们穿过整齐的围村小巷,到她家看画作,她的房子也不是典型围村老房,但小巧可爱,木桌木椅。以前她母亲就在围村门外摆档,卖香港明信片、仿古艺术品、中国邮票及洋人至爱的卜帽。

吉庆围人事物日夜画不停

这些纪念品都不曾是Polly画笔下的事物,她喜欢用水彩,每天埋头埋脑画家裏的人和围村小巷的事物,如今她每天画的是围村传统生活用品。

虽已是「50后」,Polly仍保持模特儿的高䠷身材,有型有格。当天一身牛仔裤和衬衣,她不开口说话,哪有围村味呢?但跟她交谈久了,会听出一点口音。她爱笑而爽朗,说:「我的是围头口音啊!平时我梗係讲围头话,我由细讲到大。」她直肠直肚,有乜讲乜,猜不到她还自爆:「围村人男男女女都会讲粗口!」讲成点?旧时围村人讲话,周不时夹一两个字粗口。专访写这些没问题吗?「无问题,係啊嘛!」

「我小时候好锺意画画,係日画夜画嗰种,我好好彩有一位很好的母亲,很疼仔女,好勤力,只要仔女喜欢,她就支持。」她说典型的围村妇女就是勤劳悭家,Polly也很勤劳,10多年前回到围村生活后,开始天天画画,一天画上10多小时,「我画画就开心,一画停不了。最近要凑孙,我要下午接孙仔放学陪他玩,才从九龙回到围村画画;但到了星期六日不用凑孙,我会由早画到晚」。Polly在23岁结婚,婚后搬到旺角居住,有两个儿子,她心裏始终觉得围村是最好。

高妹有「烦恼」难忘女仔屋

现在她正在为「看得见的记忆」艺术教育计划绘画围村器物,包括一椅一桌、一砖一瓦、木饭桶与木水桶:「我知道时代在变,好多东西都在变,但我真的很锺意围村,细个在围村长大,到处都是人情味;星期六日,村裏的女仔又话,三鸡我过你屋企的女仔屋玩……」我们或许听过姑婆屋,一班女孩子梳起不嫁住在一起,但没听过女仔屋吧?Polly提起女仔屋就特别精神:「不是一间特别不同的屋,都像围村的屋一样,我们围村的习俗会建一间『女仔屋』给女儿居住,有些人是屋企的阁仔(阁楼),放假时相熟的女生都会留在『女仔屋』玩耍过夜,阿妈开饭就加多几双筷,十分热闹!」听落都开心,不用等暑假才有得去宿营。

女仔屋快乐时光,在中学后逐渐添上惆怅,原因?只因她太高,升中时已5呎9吋,高人一等,她到哪裏都感到被同学笑,于是跑去跟母亲说,「我不想读书了!」母亲虽然目不识丁,却鼓励她继续读书,还说女孩子要独立、能干。以至中学毕业后她看杂誌认识到什幺是模特儿,跟姊姊和母亲商量,母亲还支持她上模特儿训练班。

Polly的水彩作品中,有一幅绘画了一群妇女站在围村墙边,人人都穿黑衣黑裤,头戴黑纱穿顶的草帽,其中一人就是她「阿奶」,即是围头话的阿妈;另一幅是一个婆婆独个蹲在墙边,这也是三鸡笔下的母亲,可以看出,阿奶是Polly记录的重要人物。「我阿妈80多岁走,其实她无乜大病,我想她太疼子女,想念子女至身体好弱。」Polly的多个兄弟姊妹都在外国。

三鸡的阿奶,相信1960、70年代到过吉庆围玩的人都可能见过,是一个在围墙外摆档卖纪念品的围村妇女,黑衣黑裤戴纱帽,是吉庆围有名的美人,也是外国游客的猎影对象。「虽然有几档卖纪念品,但我们档生意最好,很多游客都会和我们拍照。我姊姊也是这样带了一个好奇了解围村的外国人回家吃饭,后来一见锺情,还嫁了给他。」母亲有多疼爱子女?看看Polly如何偷档口钱……「爸爸少在档口,主要是兄弟姊妹帮妈妈开档。生意实在太好,兄弟姊妹都习惯在档口偷私己钱,小时请同学吃东西,长大后买靓衫。其实父母都知道,但因为惜我们,所以都任我们花。」

踏入1980年代中国市场开放,档口结束,围村人大量前往英国荷兰等地餐馆打工,当时Polly也当上了天桥模特儿,美好的围村生活逐渐消逝。「我结婚后住在旺角的唐八楼,也没有什幺不惯,但只要一去新界和离岛,人家话山长水远,我不知几开心。」

无师自通只知「画画很开心」

小时候的三鸡未受过画画训练,进入时装界后也没有,但在公司无事干时,她就会拿起笔见乜画乜,同事围来看,都大叫,「哗,画得好靓啊!」于是,她的启蒙老师来了,一个拍档见她画画颇有天分,就送上一本教画画册,Polly跟着全书每幅画画一次。你若问她画过塞尚吗?喜欢莫奈的印象派吗?她会答:「不要问我,我没画过,我也不知道什幺派。我只是喜欢画画,画画时我很开心。」记得电影《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的小男生Billy也这样说,我喜欢跳舞,跳舞时就像飞翔。

回围村生活是她的梦想。10多年前她离婚,选择回到出生地吉庆围。1950年代,她是真的在这裏出世,由罗三姑(莫文蔚的祖母)接生。

围村可能在不同的人心裏,有不同的记忆,口直心快的Polly也并非只说围村的好话,不说坏话:「最憎狗屎,围村有人放狗不执狗屎,踩到好核突。」她又说:「围村的男人,有些烂赌和打老婆,所以很多围村妇女到了晚年,都会和丈夫分开生活。」但无论有多好,又或有一些坏,围村永远是独特的、难忘的、丰盛的。过去的围村有农耕的忙碌,在节庆中村民锣鼓喧天,但热闹中存在着一份休闲舒泰,村民随时随地与人闲话家常甚或胡扯,巷子裏则有人理髮、线面,婆婆在门前板凳抽烟斗裹五月糉,每逢过年过节就家家户户合力洗围墙清理小巷,家事巷事都有邻居帮忙和补足,不会一个人在屋裏发愁,这是现今城市生活没法比拟的。

■后记

乡里力邀蒐旧器物绘生活痕迹

Polly原先绘画的围村,主要环绕人物和小巷风光。2015年她以「My Family」为主题,在文化中心展出20多幅围村作品,去年起则努力绘画围村昔日的生活用品。这始于一个偶遇,却源自她那颗勇往直前的心,少女时代冲出围村当上模特儿。

去年她遇见儿时乡里「荣记太子爷」,原来今天已是「看得见的记忆」的总监赵广超,Polly活泼盏鬼的说:「赵广超,乜好出名嘅咩?我们叫他『荣记太子爷』,一起在锦田长大,他都是读蒙养公校㗎!他家开米舖,成日帮手送货。」三鸡和荣记太子爷用围头话聊开了头,赵广超邀请Polly蒐集锦田器物,画下它们,就这样她成为「看得见的记忆」的画家之一。

「看得见的记忆」是入校和民间的艺术教育计划,由香港赛马会慈善信託基金资助,设计及文化研究工作室主办,去年正式展开,为期3年,以器物、建筑空间和绘画为主题,从现今生活中寻找与传统中国艺术文化相关的种种「痕迹」,从「看得见」的器物、建筑空间、绘画艺术中,发掘「看不见」但饶富现代意义的记忆,让大家学习多角度欣赏、尊重这些盛载珍贵记忆的事物,培养学生面对物质世界的正确态度。除了在学校开展,「看得见的记忆」也筹划在锦田展出围村的画和器物。

■Profile邓锦群(Polly)

1970至90年代香港模特儿,身高5呎9吋,现为围村画家。家族是锦田吉庆围围村人,在围村出生及长大,自小贪靓和热爱画画,每天帮母亲打理纪念品档口,收纳整齐可爱。70年代中学毕业后获母亲和姊姊支持,参加模特儿训练班成为模特儿,及后从事服装设计及贸易生意,闲时在公司执笔画画,退休后自学绘画。尤爱水彩,初以人物为题,近年绘画围村风貌人物,透过画作保留她熟悉的围村事物和文化。近年举行两次个展。去年获邀参加「看得见的记忆」艺术教育计划,以水彩绘画一系列围村昔日器物,包括漆篮、饭桶、油芯灯等。

■给香港的话

「做人最紧要勤力,机会就是给勤力的人。 」

文:朱一心编辑:林晓慧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

申博太阳城_mg电子游戏网站注册送55网址|提供更便捷网站|日常便民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68博天堂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优享娱乐客服微信